冬日暖阳

  冬天的下午特别短,还不到六点,冬雾就降了下来,把白的天复辟成了灰蒙蒙的黑色。从郊外回城的公交车影子都没了,燕伟健对章小慧说没回城的公交了,又抬头向郊区小城方向张望了很久,也没见到有公交车的影儿。一辆计程车开始打亮灯光,从郊区小城方向驶了过来。燕伟健下意识地招了招手,对章小慧说:“打的回去吧?”的士司机看有人招手,很客气地探出个脑袋说满了,然后加大油门向市区疾驶而去。燕伟健盯了盯章小慧,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深秋刚过,受北方冰冻雨雪天气影响,南方也下起了连绵小雨,并且刮起了五级以上的偏北风。让南方这座地级城市一下子进入到了冬季。人们纷纷提前穿上了冬装。燕伟健还没做好过冬的准备,老套的休闲装里面只穿了件衬衣,寒风吹来,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计程车驶到燕伟健身旁靠路的左边停了下来,的士的副驾驶上坐着一位身穿棕色衣服,卷头发,黑肤色很时尚的漂亮女郎,她冲燕伟健莞尔一笑,脆生生地叫了声:“健哥,你们也回城啊?”然后又很诡异地冲座位后面笑了一下,嘴里说的什么燕伟健也没听清楚。  他认识她,是燕伟健初恋情人冬月儿的亲妹妹腊梅儿。燕伟健在市委机关工作,今年夏季在上班途中曾有两次遇见过她,见面时都很客气地打过招呼,问了些近况诸如在干什么、过得怎么样之类的话题,然后就匆匆上班去了。燕伟健很清楚地记得:腊梅儿是在锦屏公园步行街开了个叫什么“飞妮儿”品牌的服装店,据说生意不错,是冬月儿的弟弟在深圳特区搞的个小品牌服装,她在市里为弟弟做“飞妮儿”品牌的总代理。但燕伟健怎么也理解不到这个曾经可能要做自己小姨妹的腊梅儿那诡异坏笑中的内容,也没理会坏笑中的深刻含义。  章小慧拉开车门,把一个装有一只鸡的蛇皮袋子扔进了车里。这鸡是乡下亲戚硬要送的。蛇皮袋子有点脏,但鸡很轻,放在前面比较方便,后备厢盖严了怕把鸡捂死了。然后去帮燕伟健把乡下亲戚送的米呀什么的往后备车厢里面装。她刚要转身去帮燕伟健提米袋子,车门内的蛇皮袋子突然被扔了出来,一个女人在里面气冲冲地说:“不球长眼睛,鸡粪弄到我身上了。”  忙碌的章小慧气不打一处来,提起被摔在地上的鸡又扔进了车门。那蛇皮袋子里面的鸡也不听使唤,扑腾着跳跃几下,竟跳到了车里面女人的身上。  “没球长眼睛吗?”车子内的女人尖声厉叫。  “难道你比鸡都死啊?”章小慧也没好口气。  扑腾一下,车里的女人又把蛇皮袋里的鸡给扔了出来,“砰”的一声关严了车门...




(作者/证书):杨光
(电话/证书哈希号):137****4

苍穹看书

游戏出版

按需印刷

高校移动WiFi

电子商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