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不好当

玩跑酷时失手从楼上坠落,心下一沉。我完了。 缓缓睁开眼睛,我居然还没死?看来抢救得还真够及时的。刚想动一动,觉全身酸得要命。妈妈去哪里了,怎么连我醒了都没现? 跑酷是相当危险的游戏,玩这个的女生少之又少,偏偏我就喜欢刺ji。因为父母离异,在美国待了几年的我深深地爱上了这项运动。受伤在所难免,我从不抱怨什么。 努力地转过头,旁边竟然没人!怎么连个医护人员都没有? 这时我才赫然现这里不像什么医院,到处都是木质的东西,那边的梳妆台上放的是什么?传说中的铜镜吗?再努力地将头转回来,看了看我自己睡的床,木质雕花大床,不过好像有些年头了,显得有点破旧。 一个念头闪过,我不是穿越了吧? 连一个丫鬟也没有,而且房间简陋得要命,如果真是穿越,那么我应该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了。老天保佑不要是穿越,虽然以前看穿越小说时也曾幻想过,可是我打死也不想穿越成这么凄惨的人。 yao紧牙关挣扎着起了床,看看我的长相一切就明了了。走到梳妆台的铜镜前,盯着看了半天,太模糊很不适应。到底长相如何我看不清楚,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镜子里那个一身古装的人不是我。ok,穿越了。 心里隐隐有些痛,我在原来那个世界肯定已经死了吧,妈妈会心痛成什么样我不用想也知道,她为了我能过上幸福的日子一直都很努力地挣钱,一个女人独自拖着女儿,刚去美国做律师的艰辛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后来终于她有了名气,我们生活富裕了起来,她却毅然带着我回到了自己的国家。 妈妈,如果你还是我的妈妈,请不要为我的“死”而难过,不然我会因为你的难过而更难过。 盯着镜子了好一会儿的呆,才想起我该出去了解一下自己到底是谁。 出了房间,看到的是一片凄凉的院落,我第一个反应是,我该不会是穿成冷宫的妃子了吧?不过马上就被自己否定了,就算是在冷宫,至少也得有个丫鬟不是。 直接朝院门走去,看看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推开门,眼前毅然出现了三条长廊。呃……该走哪一条?想了想,便朝中间那条走去,没别的原因,我喜欢在中间的感觉。 走了不到五分钟,眼前又出现了三条分岔路。搞什么?难不成是迷宫?我更加迷惑了,“我”怎么会住在这里? 不再多想,我立马顺着走廊的柱子爬上廊顶,本来这对于一个跑酷者是相当简单的事,不过这身衣服确实太麻烦了些。 我站在上面就将这个迷宫看得一清二楚,眼前的一切却让我震惊了,密密麻麻的走廊分出了无数个岔路,和其他岔路相交又变成更多的路,那么多的路最后相交,集于一点――我刚刚出来的门口。 这分明是个死迷宫,也就是没有出口的迷宫,终点就是起点。 到底怎么回事? 随着迷宫的对面望去,气势磅礴的建筑让我有些不敢相信。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句话虽然听起来有些可笑,却是我现在心里最真实的写照。 仅仅一个迷宫的距离,却像分隔着两个世界: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如果是有人刻意不要我过去,大可以直接让人守在门口,何必修一个那么大的迷宫呢?而且我每天吃饭怎么办呢?凭我现在的感觉并不饿,就说明“我”是有吃饭而不是饿死的。 跳下走廊,我原路返回。现在快中午了,先回去看看再说。 我在房间找了个遍,连床底都看了,没有锅之类的东西,那么我就不是自己做的饭。难道还有人给我送? 正想着,就听到院外开门的声音。心里一惊,未免被人看出不对,我立马躺到netbsp;不久,便听到里屋的开门声,我知道有人进来了,却不敢睁眼看,怕被现我不是以前的那个她。 出乎我意料的,那个人并没有到我这里来,甚至连一句话也没有,放了个东西在桌上便关门走了。 我听到他走远的声音才慢慢睁开眼睛,确定他走了后,便来到桌旁。一个盒子,貌似是食盒。打开看到里面果然是吃的。看来每天应该是由那个人帮我送东西了。这样说来我真的是被人有意关到了这里,并不想要我出去。那个人是谁?我自己又是谁?........




(作者/证书):游畅
(电话/证书哈希号):162****4

苍穹看书

游戏出版

按需印刷

高校移动WiFi

电子商务

X